“給予”作為全球治理的基礎

“給予”作為全球治理的基礎 《適恰的治理》聲明提醒我們,“動盪時期提供了重新定義集體價值觀及其基礎假設的機會。”當前全球大流行病恰好給我們提供了這種實踐的良機。今天的世界秩序是建立在國家主權假定的基礎之上,國家之間的關係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自利和競爭。無論這個秩序給人類帶來了什麼好處,它顯然已經達到了極限。重新審視那些將各國家聯結成一個政治體的基本假設已不容拖延了。在考慮日益相互依存世界所需的安排時,我們不得不把“給予”和“慷慨”的德行轉化為政策和行動。   “給予”在一個相互聯繫和整合的系統中的關鍵作用,人類的身體本身提供了這方面的洞見。在這裡,沒有任何細胞能夠脫離人的身體存活; 相反,每一個細胞都在為整體的健康和發展而努力。構成要素之間的關係是以“合作、互助、互惠”[i]為基礎的。而由這些關係產生的細胞和器官的結構安排,使整個系統可以在比其各自構成部分更高的層次上運行。   把這些經驗應用到政治體上,把給予、而非競爭式獲取,作為集體繁榮的基礎,我們能學到什麼呢?在這種重新設想的全球秩序中,一個國家的尊嚴源自于它成為其他國家和平與繁榮的源泉。正如個體細胞通過服務整個身體來履行其最高使命一樣,個體國家通過促進整個世界的福祉來展示其崇高的地位。每個國家,無論其社會經濟狀況如何,都可以為新興的全球文明的發展做出貢獻,每個國家都有權利享受這種文明的成果。很明顯,“促進局部利益的最佳手段就是為整體利益服務”[ii]。   可以肯定的是,當一個國家進行內部發展時,例如,通過消除文盲或使人口擺脫貧困,它對人類整體作出有意義的貢獻。然而,在新世界秩序裡,國家發展的目的應該納入實現全球目標的語境下。例如,提供國際援助的行為也是發展國家自身的一種手段。當給予轉化為政策時,外國投資的目的是分享自己的資源或專業知識,而不是剝削受援國。國際貿易被重新安排,以幫助減少富國和窮國之間的差距,而不是讓經濟實力更強的國家受惠而已。企業走向國際化不是為了利用環境和工人保護的較低要求以及稅收優惠制度,而是為了提高受惠國家的經濟生活水準。但這裡所提及的“給予“不是慈善事業,也不是“一群人為了另一群人的利益而進行的一系列活動”。[iii] 所謂“給予”,既指自願分享,也指為其他各方的賦能做出貢獻。   歸根到底,“一個國家的幸福與榮耀即在於此:它如太陽一般在知識之天國光芒四射。”[iv]  我們應該注意到,太陽是無條件地給予我們恩惠的。為此,促進國家和文化之間的對話和交流應該是政策的首要任務,但這樣的互動要“避免受到政治派別目的的操縱“。[v]   隨著國家政策的首要目標被重新定義,即一個國家能為其國家做出什麼貢獻,而不是從其他國家得到什麼,界定新的發展指標將是必需的。這些必須反映了一個國家的教育課程在多大程度上促進了全球公民身份及意識,為培養一種給予文化所付出的努力,對國家間交流的重視,與其他國家合作專案的數量,最重要的是,用於援助其他國家的知識和技術資源水準。   如果為他人提供説明和服務是一個國家外交政策的標誌,它們首先必須成為國內的常規。簡單地說,給予從家開始。要發展一種給予的文化,個人意識的蛻變必須伴隨著上述的政策和結構的調整。我們需要強調以給予為核心的世界公民意識的教育課程,也需要在不同層次和不同空間推動“給予”作為一種思維和行動模式的話語構建。事實上,蛻變可以簡單地從幾個朋友之間關於當前世界秩序狀態的對話開始, 前提是對話的圈子必須逐漸擴大、擁抱更多人。世界各國人民需要知道,今天表達一個人的高貴性的一個關鍵方式就是提高對“人類一體”原則的意識,並協助為實現這一組織原則的國際治理結構奠定基礎。...

團體辦家庭歡樂營發揮和諧能量

團體辦家庭歡樂營發揮和諧能量  【特訊】2020年7月18日,氹仔巴哈伊團體於麗景灣酒店舉辦家庭歡樂營,有超過100人參與了是次活動,目的是讓參加者了解可以通過新思維認識每位家庭成員擔任的角色和責任,為家庭帶來幸福,同時可為社區帶來正⾯的改變。     是次活動把不同年齡層的參加者特別制定了不同活動的主題: 為兒童⽽設的活動:種下友善、耐⼼、團結、愛與分享的種子; 11⾄14歲青少年的環節有認識自我和團隊精神為主; 家長的工作坊核心是家庭成長和社區建設的關係。活動均受到參加者們的正面反應。     其中有參加者表示 :「以前從來沒有參加過這類家庭式的活動,這次的活動讓我感覺很新鮮,特別是家長工作坊討論的一些主題,比如家庭成員必須互相尊重而且每位家庭成員都有各自特定的權利和義務;在社區裡,每個家庭都被看作為社區的核心,如果家庭積極促進社會的改善,那麼社區必能發揮團結與和諧的正能量,家庭的幸福感就是在參與這樣社區建設中獲得的。」    氹仔巴哈伊團體現在於鄰裏區長期舉行社區建設活動,通過祈禱和反思聚會培育關懷的精神; 舉辦培養兒童道德品格的課程; 培訓青少年為他們的社區福祉採取建設性行動; 陪伴青年和成人行走一條服務人類的學習、反思、磋商和實踐之道,這個社區發展模式也在澳門的其他鄰里以及世界各地拓展中...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巴哈伊國際社團駐聯合國辦公室代表的思考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巴哈伊國際社團駐聯合國辦公室代表的思考 “亞洲文明交流互鑒與命運共同體”   發表于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北京,2019年5月15日-16日 當未來的世代回眸歷史,會發現一段歷史時期,在這段時期,他們從無數民族和社會的歷史中——每個歷史都是豐富且值得自豪的——清晰看到了一個關於人類整體的故事。我們今天就站在那個轉捩點。過去,人們通過家庭、部落、城邦或主權國家的透鏡預見未來,今天,我們不僅能夠考量全人類的共同未來,也是形勢所驅。這是當前時刻的現實,我們要選擇如何建設未來,以及未來的價值觀和工作重點,這是我們的機會,也是我們的責任。   巴哈伊國際社團歡迎這場探索。該社團認為中國是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以及這場探索的合適召集者。 巴哈伊國際社團駐聯合國辦公室主要代表巴尼·杜加爾(Bani Dugal) 人類已經走過社會發展的早期階段,現在正在進入成年期。要營造一種符合當前人類的文化,僅靠一些國家的努力是不夠的。相反,這是全體人類必須應對的一項挑戰,要汲取所有人的貢獻,促進所有人的進步。建設更美好社會的主力軍正在擴大,從歷史而言,該群體很大部分將是亞洲人。亞洲長久以來是人類多數的家園,是人類許多早期文明的搖籃。該大洲的居民為45億,占全球人口的60%,因此,他們如何理解他們自身、他們的世界以及他們生活的目標,對人類的未來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   亞洲的發展經驗與西方一樣,強烈支持如下核心真理:脫離靈性和道德基礎,僅有物質進步是無法持久的,且最終必將化為烏有。可以看到,當今世界哪怕科技和經濟最發達的國家,不管在東方還是西方,都在遭受諸如物質主義、自私自利、偏見等破壞性社會力量的摧殘。這些社會力量又催生出大量社會弊病:從貧窮和犯罪到腐敗和偽善,從自然環境惡化到社會結構瓦解,從衝突敵對到疏離冷漠。 一個真正繁榮的世界要求物質和靈性層面的深度融合。它要求在社會整體和個人生活中,人類存在的物質和靈性層面都要和諧共進。在此方面,巴哈伊聖作有言:“儘管物質文明是人類世界進步的手段之一,然而在它與神聖文明結合之前,不會取得人類幸福這一渴望的結果。” 亞洲的各個民族從未忽視人類實在的超驗方面。許多人有著強烈的靈性悟覺,這體現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反映於他們與他人、自然和社會的關係特徵上。他們天生便敏銳地理解:物質與靈性必須融合。近些年來,氾濫的物質主義對於社會的影響,已經讓許多人深受其擾。   然而,何為“靈性”?此處須略作提醒,因為人們容易膚淺地理解此概念,認為它只是為人們帶來最大滿足的工具,或者只是一個幌子,用一些活動或儀式來疏解由物質主義生活所引發的焦慮。真正的靈性,誠如那些帶給世界偉大信仰體系的超凡人物所樹立的榜樣,滲透人類存在的根基。靈性融於行動,它疏導個人和集體的努力,用於建設更美好的社會。 此處絕非探討一個晦澀難懂的問題,相反,在這裡,靈性是悟識之源,幫助人們洞見人類可以收穫何等程度的福祉,以及借助何種方式在人心和社會體系中奠定持久進步的基礎。“寡言而多行,此乃信仰之真諦。”巴哈歐拉如是說。...

巴哈伊國際社團駐聯合國辦公室代表參與亞洲文明對話大會

巴哈伊國際社團駐聯合國辦公室代表參與亞洲文明對話大會 巴哈伊國際社團駐聯合國辦公室代表巴尼·杜加爾接受媒體採訪 2019年5月15日,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記者就參會感受採訪了部分外國與會者。來自巴哈伊國際社團駐聯合國辦公室的Bani Dugal(巴尼·杜加爾)表示,比起任何一種衝突,對話能取得更多的成就,我們通過不同文明的對話,互相學習和瞭解;另一位海外與會者表示,此次會議的特色思想在於沒有一種文明是高於其他文明的,只有互相尊重,才有可能真誠對話,取得進步。 文章摘自:新京報網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海外人士:文明沒有高低之分 採訪視頻:—> http://www.bjnews.com.cn/wevideo/2019/05/15/579288.html   更多閱讀: 深化文明交流互鑒 共建亞洲命運共同體——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 (2019年5月15日,北京)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習近平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巴哈伊國際社團駐聯合國辦公室代表的思考  

巴哈伊青年代表出席“追夢·飛翔”青年領袖培訓班

巴哈伊青年代表出席“追夢·飛翔”青年領袖培訓班 2018年9月15-21日,能參加教局暨青年局舉辦的 ”追夢·飛翔” 青年領袖培訓計畫初階培訓,我感到十分榮幸。這是我第二次參加此類青年領袖培訓課程。很高興能再次在活動中見到教青局的Joyce老師, 她在四川的培訓活動中,一直對大家照顧有加,令我印象十分深刻。   出發前,我已經很期待這次到青島的學習考察。行前會時,我大概瞭解了其餘20多個青年團體和其服務方向的參與者,這30多名青年領袖代表著澳門的青年力量,每個青年團體都有各自的專長和值得我學習的地方。7天的行程中,經過與他們交流各自面對的挑戰和青年在社會上面對的各種挑戰,我對他們在澳門的服務領域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大部分青年領袖都有從事一份全職工作,並利用閒暇時間去帶動青少年活動,使其積極與社會連系。我深深感到澳門青年人想要發展自身能力及服務社會的熱誠。 青島是一座充滿歷史意義的建築,國家成立後,青島市很多的青年決策都在這裡落成,可說是充滿了無形的青年力量。我們這幾天的學習恰好在青島市團校進行。第一天,開班儀式後,由中央廣播電視總台時事評論員張彬老師來主講《新時代港澳青年使命責任與擔當》的講座。 張老師以歷史的興衰脈絡幫助我們瞭解國家近60年的發展重點,由清朝沒落的原因到由党成立以來每屆全國大會的重點分析,深入淺出地幫助我們去瞭解國家的發展。張老師談及到由建國之初工業和農業的現實矛盾,到80年代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與落後的社會生產間的矛盾,到2017年十九大所提及的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社會的轉變由農業社會的溫飽問題到工業發展;由物質享受到對美好生活的追求……這些矛盾和社會上的切實問題都被國家關注,繼而去制定針對性的後續發展方案及政策。 張老師還提出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如果我們只在意眼前的利益而和現實世界脫節,我們就不會進步。他用歷史提醒我們,不要固步自封,國家一直在跨越由於社會的演變不斷察覺到的社會切實矛盾所做的工作。我因而去反思,活在這個前所未有的物質富裕而又處處鼓吹自我主義的大環境下,我們這一代的青年該如何在建立物質財富地位的同時,又能發展利他主義,建設一個物質與精神發展雙贏的進步社會?   物質進步與精神道德發展的關係並非對立的。換句話說,真正的進步是當這二者共生前進,這個社會才會產生真正的進步。然而,在這一個正邁進真正進步的社會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會是怎樣的呢?現在國家提倡“大灣區”發展及“一帶一路”的發展,都在倡議我們要包容和合作,這樣我們才能走向一帶一路的願景。一百多年前,波斯智者阿博都-巴哈說:“人類最大的需求是合作與互惠。人們之間的交誼和團結越是緊密,人類各領域建設與成就就越強大。缺乏合作與互惠的態度,則社會中的每個成員在發展進程中都將始終處於自我為中心和受局限的孤立狀態,得不到利他情懷的激發。”相反,社會發展危機的核心癥結是道德的喪失。思考人的本質、精神發展、社會經濟和國家的發展是有緊密聯繫的。 另一場胡冶岩教授的講座——《鍛鍊領導力與執行力,提升青年工作能力》也讓我印象深刻。她提到眾多的社會現實問題,如生產過剩和環境污染,是我們這一代人必須直視更解決的問題。除了講座,行程中還參觀中德生態園,讓我們實地去瞭解了被動房的概念。第一次看到被動房屋,被低碳生活、把綠色引進家居等概念深深吸引。在青島,空氣清新,一位團友的氣喘幾天都沒發作,可見環境保護得還不錯。在澳門,環保還沒有普及和落實到每個人的生活中。在《何去何從:我們的世界?》一書中提及,可持續生產不單是涉及更”綠色”的技術,社會所有人都應該參與其中,不管是政府機關或個人,都應該重新審視自己的消費模式和環境確切受到的壓力。   中國政治青年學院培訓中心特別安排的這一培訓,讓我們瞭解到“新時代港澳青年使命責任與擔當”;明白了國家對青年的期望和發展方向;還獲得了很多實用的思維方法和領導技巧。澳門教青局,青島市團校劉富珍校長和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培訓中心主任在這行程中的悉心安排,讓我們深深地感受到祖國對澳門青年的重視。多位領導也對本次交流團體青年寄予厚望,他們謙卑地分享了一些對發展青少年道德能力的看法和建議。 縱有不舍,我們毅然帶著希望回到澳門。遙望青島,心裡默默念一句,我會再回來看你的!